知悉我入选《中学地理教学参考》(以下简称《中地参》)创刊40年百位优秀作者时,百感交集,雷鸣主编让我作为作者代表发言,欣然应允,千言万语涌上心头,却又不知从何说起。首先想到的自然是感恩。

感恩编辑:《中地参》的几代编辑人,40年风雨兼程,40年忠诚坚守,是你们肩负起传播地理教育新思想、新方法的重任,是你们洞察地理教育改革的前沿方向,是你们以校字如仇的编审作风,建筑起一座地理教育研究的乐园。我谨代表所有作者向你们致以崇高的敬意与深深的谢意。

感恩前辈:改革开放初期,百废待举,一群地理教育良师与光阴赛跑,以极大的热情投入到地理教育的恢复与研究工作中,取得了许多突破性成果,如南京师范大学周靖馨教授创建的综合程序教学法影响深远。感谢前辈们以《中学地理教学参考》为重要阵地,传承地理教育的真谛,分享地理教育的经验,率领年轻人走上地理教科研的朝圣之路。我谨代表在职的地理教师向你们致以崇高的敬意与深深的谢意。

感恩读者:《中地参》能够在改革开放大潮中巍然屹立40年,不仅因为有作者智慧与编辑心血的支撑,还因为有一大群热爱地理教育的读者,是你们的殷切期盼使期刊得以常新。很多不期而遇的地理教师说道:“您就是朱雪梅啊,我早就从《中学地理教学参考》认识了您。”这样的相遇总给我莫大的鼓舞,我认为世界上最幸运的事就是我懂得读者的需要,而读者也懂得我的所思所想。借此机会,向广大读者表示崇高的敬意与深深的谢意。

忆往昔,我与《中地参》结缘很深,阅读过《中地参》的所有期刊,发表过几十篇的论文,《中地参》在我的教育生涯中从未有过缺席,可以说没有《中地参》就没有今天的我。清楚地记得,2015年12月12日,我作为荣誉作者参加陕西师范大学出版总社30周年庆“感恩出版、致敬作者”的座谈会,我说与《中地参》是人生有约,经历了相遇、相知、相守的三个阶段,相遇时一见倾心,相知后一往情深,相守中一生有责。应该说,我与《中地参》的相遇是在大学的图书馆,她让我初晓地理教学的神奇世界,引领我憧憬未来的教学生活。与《中地参》真正的相知却是在工作后,这得益于两位前辈的指导。大学毕业后我进入扬州大学附属中学任教,我的师傅任乐光老师指导我备课,最通常的做法就是拿出一叠《中地参》,然后说:“小朱,我们来看看《中地参》上这一节课是如何设计的。”这一幕深深定格中我的脑海里。现在,任乐光老师已经步入天堂,每一年清明节我去祭扫,都会在她的墓前回想起这一幕。还有施铄老师,在我工作时,施老师已经退休。一天阳光明媚,她捧来了装订得整整齐齐的两大摞期刊,从发行到1989年的所有期刊,每年装订成册,郑重地交到我的手上,语重心长地说:“小朱啊,这是我收藏的所有《中地参》,我退休了,以后用不着了,现在就全部交给你,希望你好好阅读,做一个深受学生喜爱的地理老师。”我记住了这份沉甸甸地嘱咐,从此与《中地参》相伴相守,从未分离。

那么《中地参》究竟是什么样的刊物?尽管我是一名忠实的读者与作者,但却难以描述《中地参》在我心目中的印象,我只能以多维的视角表达自己在不同时期、不同心境下形成的看法。

她神圣如学术殿堂。作为一名矢志不渝的教师,我有我的信仰,我坚信地理教育为今日与未来世界公民所必须,我坚信地理课堂可以美好而和谐,我坚信地理教师可以拥有职业的幸福感。这样的信仰来自于《中地参》所有文章传递的智慧,苏格拉底说“智慧就是美德”,吮吸这些智慧,收获成长的美德,就尤如在学术殿堂中漫步,这是我人生中的一大幸事。

她温暖如良师益友。世界上没有一帆风顺的人生,每一位年轻地理教师的专业发展道路,总归有曲折、有迷途、有彷徨,走出困境的最好方法之一就是与《中地参》相伴,以《中地参》为良师益友,静心阅读《中地参》的每一篇文章,学会将论文的观点与方法转化为自己的行动指南,那么你的前进之路就一定不孤单,一定会越走越宽。

她艰难如攀登险峰。我相信每一位地理教师都萌发过在《中地参》发表论文的梦想,但是从读者到作者的跨越却异常艰辛,我用了整整十年实现了这一跨越。这十年中,“为伊消得人憔悴”,我梦想自己的文字能够转化为铅字,我梦想自己的文字具有感召的力量,但我也知道只有不畏艰难,不畏险阻,勇攀高峰,才能实现自己的梦想。为此,我记录了厚厚几本读书笔记,写了十年的教学反思,重新学习了教育学、心理学的知识,尝试开展课题研究。当我的第一篇文章被刊发时,欣喜若狂,并从此踏上了教科研的幸福征程中。

她芬芳如美丽花园。恩格斯说过“思维是地球上最美丽的花朵”,逻辑思维与辩证思维、归纳思维与演绎思维、形象思维与抽象思维、发散思维与聚合思维、常规思维与创新思维等等,各种思维方式在论文的创作中都有其论证的优势。我认为《中地参》的每一篇论文就如一朵绽放的思维之花,40年来1.4万多篇论文组成了姹紫嫣红的万花园。所有的花朵墨香芬芳,“教改论坛”之花如牡丹国色天香,“教法交流”之花如玫瑰人见人爱,“质疑反思”之花如寒梅不屈不饶,“试题研究”之花如勿忘我不离不弃。

她有趣如幸福乐园。诚然论文创作是一项艰辛的智力劳动,它需要厚积薄发,可能还需要披荆斩棘,所以许多教师对写论文望而生畏,将其看成是痛苦的任务。但是,在我看来,论文创作却是一件充满乐趣的活动,孔子言:“知之者不如好之者,好之者不如乐之者”,我甚是有感触,当一篇新论文诞生时,我体验到成功的快乐,当论文转化为教学效益时,我更感到价值实现的快乐。如此看,《中地参》就是所有作者的快乐老家,她让我们在地理教育研究的乐园中徜徉、流连。

以上五个比喻不足以全面阐释《中地参》在我心目中的地位,最后借用《诗经·大雅·既醉》中的诗句“摄以威仪”“高朗令终”总结我的发言,以表达我最诚挚的祝愿,意指《中地参》一定能永远遵循教育教学规律与社会发展之需求,以虔诚之心为全国广大地理教师奉献最美好的期刊。